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还是阿姨好
还是阿姨好
还是阿姨好
新城虽然不大,但由于离老城很近,坐地铁MRT也就二十多分钟,算是老城的一个卫星城市。这里各种娱乐设施非常多,是男人们最爱去的地方。
        
我和小阿姨一样,住在老城,工作在新城。
        
很快就到了年关。临近春节,按照业内的行规,请客吃饭送红包,这些都难免。有一天王老板把我约去吃饭,一桌共八人,除了我都是他们公司的员工。
        
酒酣饭饱,王老板说去嗨歌吧,我说嗨什麽歌呀,我又不会,还是算了。其实我心里有自己的小九九,今天老婆不在家,我想早点回家去,把小阿姨约过来嫖。最近这段时间忙,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干到小阿姨的麻屄了,心里怪想的。
        
王老板神秘兮兮地贴在我耳边说,嗨歌只是噱头,他已经安排好了,一定包我满意。我心想:饭也吃了,红包也拿了,总不能说走就走吧。
        
车开到一处僻静的地方,我一看是金钱豹会所。一群人闹哄哄地上到了顶楼。出了电梯,就有一群美女迎了上来。我一看,一个个青春靓丽,身着v字吊带裙,穿着肉色丝袜,脚蹬红色高跟鞋,真是美不胜收。
        
王老板说了包厢号,美女们便把我们领到一间包厢里。房间很大,进门左手边是一个大屏幕,旁边有一个点歌台;右手边是一排沙发,沙发前是茶几,上面摆着各色酒水和小吃;中间是一个大舞池。
        
美女们像是事先约好似的,一人服侍一个,端茶的端茶,倒水的倒水,有猴急的哥们儿已经迫不及待地搂着美女上下其手地摸上了。
        
我也有一位美女伺候着,她二十来岁年纪,瓜子脸,身材丰满,皮肤洁白水嫩,长得颇有几分姿色。
        
反正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,我就把那妞儿搂在怀里摸上了。我问她叫啥,她说叫她小米就行,听她的口音好像是武汉人。
        
小米说:「要不要我帮你点一首歌?」
        
我说:「不用,我又不会唱歌。」
        
她说:「那咱们就跳个舞吧。」
        
我不好再拒绝,就搂着她进入了舞池。跳舞的当然不止我们两个,我见其他人一边跳舞,一边在揩油,也就把手伸到了小米的衣服里摸了摸她的34D奶子。她非但没有拒绝的意思,还将手伸进我的裤裆里握住了我的20CM肉棒。
        
她一边摸着我的肉棒,一边格格地笑着说道:「老板,你的肉棒真大呢!」
        
我说:「你喜欢大还是小?」
        
她说:「当然是大罗。」
        
我说:「为什麽?」
        
她轻轻地捏了一下我的肉棒,嗔道:「讨厌,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!」
        
我又逗她说:「你们女人也真是,都喜欢大鸡巴。我说那驴子的鸡巴够大吧,你们怎麽不去跟驴子玩呀?」
       
小米格地一声笑了:「人怎麽能跟畜生玩呢?再说了,男人的鸡巴也不是越大越好,太大了插进去会很疼的,我就喜欢像你这麽大的。老板,咱们两个去沙发那边玩一会怎麽样?」
        
我说:「就在这里玩?」
        
她说:「不然你以为呢?」
        
我说:「这不太好吧。」
        
她说:「老板你还是头一回来吧?」
        
我说:「是。」
        
她说:「那就是了。其实你不用怕,等会儿大家都会玩起来的。」
        
她说着就把我拉到沙发上,解开我的牛仔裤,将我的裤子扒了下来。我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看了看别人,有人跟我一样也玩上了。
        
小米又脱下了我的内裤,这样除了身上的一件保暖内衣,我就什麽也没穿了。她蹲在我面前,用双手握住我的肉棒,小嘴一张就含入了我的龟头。
        
这样当着众人的面被一位美女口交我还是头一回,所以感觉特别刺激。
        
这时,已经有好几对跟我们一样玩上了,有口交的,也有直接开干的,房间里弥漫着淫靡的气息。幸好屋里的灯光不是很亮,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,像是在梦里一般。
        
只有王老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抽着烟,他的身边没有女人。我正感到奇怪,就听得一阵轻轻的敲门声,王老板走过去看了看,打开了房门,让进来一个女人。
        
进来的是一个跟我小阿姨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年妇女,她脱下外套,里面只穿着一套紧身的情趣内衣,黑色半透明的内衣紧紧地箍在她丰满雪白的肉身上,透过薄薄的连体裤可以看得见她两腿中间的屄毛。她的这种装束比全身赤裸还要来得更性感。
        
王老板问她道:「怎麽只有你一个人来?」
        
那女人说:「你急什麽,她刚上了趟洗手间。」
        
话还没有落音,就见门外又进来一个女人。这个人也是一中年妇女,一张圆圆的脸蛋,鼻梁挺直,柳眉凤眼,皮肤白里透红,模样比刚才那位更加妩媚迷人。她一进屋就把外套脱了扔在沙发上,只见她身材高挑,两腿修长,穿着一件桃红色v字连体衣,说是衣其实只是两块不到一寸宽的布片,上面只是刚刚遮住了一双40F肥奶上的两个奶头,下面更绝,窄窄的布片勒进了肥嘟嘟的屄缝里,两片厚厚的大阴唇全都露在外面。她屄毛又多又长,但并不淩乱,显得很有型。
        
我一下子就呆住了!这不就是我如假包换的小阿姨嘛!
        
我看见了阿姨,阿姨可没看见我,因为屋里的人很多,光线又不是很亮。
        
王老板把两位熟妇美女带到我跟前,说:「人都到齐了。万总,这位陈姐你们已经认识了,不用我再介绍;这位是娜娜姐,也是你喜欢的类型。怎麽样,今天你想要在她们两个中间选哪一个?」
        
我一脸的尴尬,偏偏那位叫小米的小姑娘又很不识趣,居然当着大家的面伸出长长的舌头用力舔舐着我肉棒的棒身。
        
我看了看小阿姨,只见她面带微笑的看着我没有说话。那位娜娜姐则「嗨」地一声跟我打了个招呼,说道:「好一个小帅哥呀!陈姐,你跟他玩过了?这小伙子还挺有料的嘛!」
        
小阿姨依然面带微笑地对身旁的那位娜娜姐说道:「他是不是真材实料,你跟他试过就知道了。」
        
王老板说:「万总,她们两位你究竟想选哪一个呢?」
        
我说:「可我这不是已经有一个了……」
        
王老板笑道:「今天你是主角,我特意给你安排了两位美女,一个年轻水嫩的,一个成熟热情的。万总,今天想不想换个口味呢?」
        
我心说:哦,你让我换口味,我阿姨她会怎麽想?再说了,我若是不选我阿姨,那不就得眼睁睁看着你搞我阿姨?小阿姨虽然早就不是什麽贞女洁妇,可是我也不能看着别人在我眼皮底下肏她的麻屄吧!
        
想到这里,我于是说道:「王老板,我这个人念旧的,就选陈姐吧。」
        
王老板嘿嘿一笑,说:「也行,」他拍了拍我阿姨的屁股,「陈姐,你今天可得好好伺候着些。」
        
阿姨说:「这个是当然了!王老板不是交代过的麽,今晚上每一发子弹一万元红包,谁会跟钱过不去呀,是不是?」
        
我这才明白,原来小姐们一个个都如此热情,一上来就想要干炮,却是沖着红包去的。人说婊子无情,这话真没说错,不过我阿姨就不一样了,我毕竟是她的亲姪子,小阿姨爱姪子这是天性,何况我这个姪子还能够用大鸡巴搞得她爽歪歪!
        
王老板搂着娜娜姐到一边玩去了,留下我、小米跟我阿姨三个人。我有点尴尬地看了一眼小阿姨,说:「你想怎麽玩?」
        
小阿姨微微一笑,道:「万总,你们刚才不是玩的很爽的嘛!继续就行,我在一旁凑个热闹。」
        
说着,她在小米的身边蹲了下来,也像小米那样伸出长长的舌头舔起我的鸡巴来。
        
一根鸡巴被两个女人一起舔,其中一个还是我的亲阿姨,这场面可真够刺激的!
        
我一面享受着两位美女的口交服务,一面伸出双手一手一个的摸着她们两个的奶子。小米的奶子小而挺,我阿姨的40F奶子很肥,只是稍稍有点下垂。我再往旁边看,只见有的人已经开始干起来了,还有一对在舞池里一边跳舞一边弄,王老板则蹲在那位娜娜姐的两腿中间一个劲儿地舔着她的骚屄。
        
这时,小米对我小阿姨说道:「陈姐,咱们也开始吧,好不好?」
        
阿姨说:「行啊,要不你先弄。」
        
小米说了声谢谢,就从旁边的手袋里拿出一个套子替我戴上了,然后问我说:「万总,你想怎麽弄?」
        
我看了一眼小阿姨,说:「你坐在我身上弄吧!」
        
小米说:「万总原来喜欢观音坐莲啊!」
        
于是我躺在沙发上,让那妞儿坐在我身上,等她坐入了我的那根大鸡巴,我又对一旁的小阿姨说:「陈姐,你也坐上来,我帮你舔屄吧。」
        
小阿姨只是点了一下头,她什麽话也没有说,就骑到了我的胸部,把毛茸茸的麻屄递到我口边。我用手拨开小阿姨屄缝里的那根布条,说:「好骚的屄呀!」
       
阿姨说:「有你妈妈的屄骚吗?」
        
我说:「陈姐真会说笑。」
        
阿姨说:「你妈妈难道不是女人吗?女人要是不骚,怎麽生得出来?」
        
我说:「那倒是。」
        
我上面舔着我亲阿姨的屄,下面肏着那妞儿的屄,玩得很嗨。
        
大约过了十来分钟,阿姨回头对小米说:「你怎麽还没有把他弄出来呀?要不咱们换一下?」
        
小米说:「应该快了!」
        
显然她是不想把屄洞里的鸡巴交出来。又玩了一会儿,阿姨说:「你还是嫩了点。我不是想抢你的生意,咱们说定了,不管是谁弄出来的,都对半开,好不好?」
        
小米这才让出了我的那根大鸡巴。我阿姨刚要坐上去,忽又说道:「万总,咱们去舞池里跳个舞吧。」
        
我说:「跳什麽舞呀,我又不会。」
        
阿姨说:「挺简单的,你只要抱住我就行了。」
        
我见小阿姨执意要跳舞,便由着她拉进了舞池。我们面对面的站着,小阿姨把我身上仅有的一件衣服也给脱了,然后把两个奶子贴上来,说:「别楞着,抱紧我。」
        
我于是抱紧了小阿姨。小阿姨这时贴在我耳边说道:「傻小子,还不快把那套子给摘了!阿姨可不想跟自己的亲姪子隔着一层膜。」
        
我心里一乐,小声说:「还是亲阿姨好。」
        
阿姨说:「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心话!」
        
小阿姨一边说一边把下身贴了上来,我迅速地取下套子,把光溜溜的大鸡巴直统统的顶入了小阿姨的屄洞里。
        
我们亲戚两个就这样一边肏屄,一边跳舞。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我们,但至少小米是看着的。一对亲戚当着众人的面公然做着乱伦性交的勾当,这是多大的刺激呀!
        
小阿姨贴在我耳边小声说:「等你快射的时候,记得先抽出来,把套子戴上去。」
        
我说:「我想射在阿姨的屄洞里。」
        
阿姨说:「现在不行。阿姨还得交货呢!」
        
我说:「不就是一万块钱红包嘛!」
        
阿姨说:「就算阿姨不要,那妞儿还想要呢!」
        
我一想也是。这样抱着小阿姨在舞池里跳了一会舞,由于小阿姨比我矮了一个头,我的鸡巴老是从她的屄洞里滑出来。我于是索性一把抱起她,站在舞池里用鸡巴猛戳她的骚屄。
       
「哇!王老板你快看,万总好威风哦!」
        
我一看,原来是那位娜娜姐在说话。她这时正骑在王老板的鸡巴上一耸一耸地套弄着,满脸羡慕地看着我们亲戚俩。
        
阿姨说:「快放阿姨下去,丑死人了。」
        
我说:「怕啥,他们又不知道你是我的亲阿姨。再说大家都在弄,谁会在意谁呀?」
        
阿姨说:「阿姨是自己心里发虚嘛!你把阿姨放下来,咱们慢慢弄。」
        
我只好把小阿姨放了下来,依然边跳舞边做爱。小阿姨为了补偿我,就把嘴巴递了上来,我们亲戚两个下面插屄,上面接吻,倒是玩得挺热乎。
        
又玩了一会,我说:「阿姨,我要射了。」
        
阿姨连忙停了下来,说:「你快把套子戴上。」
        
我答应了一声,从阿姨的麻屄里抽出鸡巴,又把刚才脱下来的套子重新戴上,然后再插进去,这一系列的动作很是隐蔽,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。
        
射精的时候,我一步也迈不动了,只是站在原地,下身死死地抵在小阿姨的肥屄上。小阿姨双手紧紧地抱着我,等我射完了精,她才松开手,帮我取下套子。
        
我们回到沙发上,小阿姨把装着我精液的套子交给小米,说:「你先收好了,等他休息一会再玩。」
        
小米喜滋滋地收起套子,说:「陈姐你真行!」
        
阿姨说:「这没什麽。你入行还没多久吧?等你做的次数多了,自然就会了。」
        
我只休息了两三分钟就又恢複了体力。这一次小阿姨先来,她躺在沙发上,让我趴在她身上干她。当然这次是戴套做的,因为小米就在旁边观战。
        
我一口气连干了数万下,干得小阿姨浪叫连声,看来是被我插得达到了性高潮。
        
阿姨说:「小米,你快上来接替我。」
        
于是她们两个换了个位置,小阿姨在一边看着,小米被我压在身子底下。她的嫩屄很紧,屄水也没有小阿姨的多,我忽然想到:要是我干老婆的时候,小阿姨也这样在一边观看那该多好呀!
        
一想到这里,我就越发来劲,鸡巴一通猛顶狠肏,很快那妞儿就浪叫着投降了,她说:「陈姐,我不行了,还是你来吧。」
        
小阿姨什麽话也没有说,她跪在沙发前,将肥大的屁股蹶起来,我当然知道她这是要我从后面干她。
        
我来到小阿姨的身后,微微蹲下身子,把大肉棒从她的屁股下面伸进去,趁着大家没注意的时候,取下套子,鸡巴一下子就捅进了小阿姨的骚屄里。
        
小阿姨的屄洞里又湿又滑,我把套子塞到她手里,然后捧着阿姨的屁股快活地干了起来。
        
这时候,大多数人已经干完了,有几个就来到我和小阿姨身边看着我们这对亲生亲戚干屄。我怕被别人看见没有戴套,就把身子伏在小阿姨的后背上,我贴在她耳边用很小的声音说道:「阿姨,帮我把套子戴上。」
        
小阿姨轻轻点了点头,我于是偷偷抽出了鸡巴,小阿姨很快地帮我戴好了避孕套,我又重新将她生给我的那根大鸡巴插进了小阿姨当年生我的阴道。
        
真是好淫乱的场面!亲姪子肏着亲小阿姨的骚屄,旁边还有几个不知情的人在观战,这要是说出去,谁能信呢?
        
有了套子,我便放心地干起了亲小阿姨的骚屄。越是有人观战,我就越是来劲。我故意大进大出地干着,抽出时只留龟头在小阿姨的屄洞里,插入时连根尽入,只差没把卵袋给塞进去了。我一边插阿姨的屄,还一边用手拍打着小阿姨的肥屁股,阿姨的屁股很快就被我给打红了。
        
「哦哦哦!好爽啊……」小阿姨浪叫着。
        
我又猛插了几十下,然后就把下身死死地顶在阿姨的屄洞里射精了。当然,这一次没有直接射入小阿姨的阴道,而是射在了套子里。
        
我刚从小阿姨的身上下来,就听见有人在议论。
        
一个说:「老兄,你看这婊子可真够骚的。」
        
另一个说:「可不是,真是一个尤物啊!」
        
前头那一个又说:「这身肉看着就过瘾!还有这骚屄,真是骚透了!」
        
后一个又说:「不错,老弟,我又想来一发了。对了大姐,可不可以让我来一发?」
        
我打了个楞神,心想:这狗杂种真不是个东西!居然要在我这个姪子面前干小阿姨的屄。可是我转念又一想,这也怪不得他,他又不知道他想干的女人是我的亲阿姨。
        
小阿姨这时也回过头来,她看了看那个人,又看了看我。我故意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其实心里却非常在意。
        
这时,娜娜姐过来了,她说:「这还用说麽?干一发一万块钱红包,又不牺牲什麽。」

小阿姨大概也觉得不好拒绝,就点了点头。于是那个被我心里恨死了的杂种
王八蛋就扒下裤子,挺起下身,把一根黑乎乎的鸡巴插进了我小阿姨的屄洞里。

旁边那人问:「怎麽样,够爽吧?」

搞我阿姨的这个人说:「没说的,超级爽!」

他插了有一万多下就射了,接着又有人上来也说要干一炮。就这样,又有三个杂种当着我的面干了我阿姨的屄。

完事后,王老板当场给所有的小姐发红包,小阿姨得到了10万块钱红包,是所有女人当中最多的,小米只拿到了一万块钱。后来我常拿这事儿取笑小阿姨,说姪子干阿姨的屄还可以帮小阿姨赚红包钱。

但对别人当着我的面干她的事我和小阿姨都有意回避不提,我是心里不爽不想提,阿姨是心中有愧不愿提。其实现在我也想开了,阿姨本来就是个婊子,背着我不知道被多少根鸡巴干过,那天我只是亲眼目睹了而已。再说了,那些人干我阿姨毕竟还隔着个套子,不像我,每次都是肉贴着肉,鸡巴在亲阿姨的阴道里插进抽出,阿姨对我可是全开放的。

不过,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阴影,而小阿姨在跟我相处的时候也感觉到了。去年夏天,她辞掉了金钱豹的工作,回归家庭重新做回了良家妇女。但我知道我是回不去了,我也不知道为什麽,跟老婆做爱一点感觉都没有,只是交交作业而已,却热衷于干我亲阿姨的老麻屄。

小阿姨虽然每次都口说不要,但她每次都会达到性高潮。我知道她只是有一些担心,怕事情会泄漏出去,此外,就是她还有一些心结没有打开,因为我毕竟是她的亲生姪子,亲戚性交那可是乱伦!不过,小阿姨说到底是一个性欲很旺盛的女人,她纵然有一万个不愿意,但只要我稍微用一用强,鸡巴一插进她的屄洞里,她就会浑身酥软,放弃抵抗,然后随便我怎麽弄她,她都逆来顺受了。

这就是我全部的嫖阿姨经历。如今小阿姨已不再干那份工作了,所以我虽然也还干她,却只能说是亲戚间的乱伦偷情,不能再说是嫖她了。